恒科

全國谘詢熱線:0769-33213768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主頁 > 常見問題 > 纖維|複合材料|建材常見問題纖維|複合材料|建材常見問題

中國建材檢測行業大調查:專業度下降

時間:2015-05-26 08:36  來源:IMT  作者:IMT  點擊:

  近年來,房地產行業頻發的“質量門”事件,使得建材檢測這個原本並不太受普通人關注的行業,成為了熱門行業。據王巍介紹,如今也有一些企業在盈利後開始自己成立實驗室,也有的企業與王巍探討“是否能成立專業的研究所”。

  其次,檢測機構的發展也離不開建材行業標準的逐漸完善。據了解,近幾年建築材料各個行業標準都在不斷完善中,並且標準在製定中也借鑒參考國外的相關規定,使得國內標準與國際標準日益接軌。可以說,標準的完善使得質檢機構的檢測實施有據可依,而一些大型檢測機構也開始參與標準的製定與修訂,以期獲得建材企業的認可度。

  第三,隨著我國成為世界製造大國與出口大國,出口企業也不斷增多。但國外對於進口產品的管理相對比較嚴格,中國企業向國外出口產品,需要獲得出口國檢測機構的認證,沒有相關的證書,產品無法出口。而出口企業獲得認證的產品檢測環節都是由國外檢測機構把持。

  “如今,我們也在跟國外檢測機構對接,這樣一來,國內出口企業在國內可以將產品進行檢測,獲得合格檢測報告後,國外檢測機構會派相關專家到工廠進行審核,審核通過後將發給企業合格認證書。”王巍介紹,這樣一來,國內企業就不必將產品拿到國外進行檢測,節省了人工費、溝通費等。據了解,國外檢測機構的檢測費是相當高的。可以說,隨著國內檢測機構與國外檢測機構逐步對接,國內檢測機構將拿到更多檢測資質,這將有利於中國的產品進一步出口到國外。

  機構增多專業度下降

  如今國內檢測行業麵臨這樣一種現實:國內在與建築、建材相關的4000多家檢測機構中,已經很難找到像之前存在的家具研究所、牆體研究所等這些專門研究產品的研究所了。

  “目前研究院對於專業產品來說,研究的深度相對不夠,這是國內建材檢測機構與國外的一大差距。”王巍一針見血地說。

  據王巍介紹,如今也有一些企業在盈利後開始自己成立實驗室,也有的企業與王巍探討“是否能成立專業的研究所”。

  王巍認為,這個想法很好,但是民營研究所不像一些大型國營檢測機構,有國家項目劃撥資金。因此,基於他之前研究所的出身,“研究所垮掉的很大原因是不能解決盈利問題。比如成立一家民營研究所,先要招10個工程師,先說如何來養活他們吧?研究一個項目是需要時間的,在這段時間裏,工程師是需要工資的,並且項目結束不一定有成果,這些工資錢從哪裏出?”

  國內沒有專業的研究所,也並不是說在所有產品的研究上都沒有深度,但確定研究產品還是需要根據市場需求的。

  王巍強調,作為檢測機構,不是配備了設備、按照檢測標準對產品做檢測那麽簡單,有些時候,就是將產品按照標準一條一條檢測下來,有些問題也不能檢測出來,因為在檢測過程當中需要很多技術條件。

  據了解,為了更好地推動國內水龍頭出口到澳大利亞,王巍所在的質檢中心近一年來都在爭取與澳大利亞檢測機構做對接,以期承接出口企業產品檢測資質。“我們研究澳標有毒性測試將近一年時間,配備的人員以博導、教授及博士生為主,還要不斷到國外實驗室參觀、學習,就是希望對水龍頭這一產品在研究深度上有一個提升,從而在檢測過程中能夠反映產品的真實品質,提供精確的數據。”

  “除了對於有標準的產品檢測需要一個研究過程之外,對於很多沒有標準的產品來說,根本原因還是由於檢測技術的研究不到位,這也是目前國內行業的一大缺失。”王巍補充說。

  市場魚龍混雜

  在采訪位於北京進陽區管莊的中國建材檢驗認證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塗料與膠黏劑檢驗認證部部長喬亞玲時,正好有一個工地的相關人員過來要求撤銷此前送檢的單子,因為“測試周期太長了”。

  “那就不做檢測了嗎?沒有檢測報告怎麽應對驗收?”記者問喬亞玲。

  “目前檢測機構沒有權利要求工地必須複檢,這個行為完全是工地行為,對方有權取消檢測,至於如何驗收就不得而知了。造成這種撤單的情況原因可能是:檢測周期長,無法在短期內拿到報告導致施工停滯,可能造成工期無法按期完成。”喬亞玲回答道。

  據了解,對於一些大型的檢測機構,由於擔負著很多政府的監管抽查任務,國家相關部門對機構的工作質量從上到下都是有監控的,可以說監督管理是非常嚴格的。像喬亞玲所在的檢測中心,還有王巍所在單位的各個質檢中心,每年都要接待十幾場大型的評審,各個項目、各個中心的專項評審,不定期的飛行檢查,這就要求測試機構將高標準的工作做到日常化。

  但對於行業內的一些小型檢測機構,由於數量眾多,僅與建築、建材有關的實驗室就多達4600餘家,國家的監管稍顯放鬆,就會出現上述那些不經檢測就出具報告的機構。如今,加上科技手段的進步,有些建材生產企業甚至不去檢測機構,而直接偽造大型檢測機構的檢測報告。

  王巍介紹,他們質監中心曾經給廣東的一家五金企業做過檢測,不久後廣東十幾家企業都有了質監中心的檢測報告。“依法打擊嗎?檢測機構目前還沒有這個權限,加上今天廣東,明天湖南,檢測機構也沒有精力去打擊。”王巍無奈地說。

  鑒於行業內監管的缺失,後續的懲罰沒有跟進,王巍與喬亞玲都表示,檢測機構目前隻能加強自我保護意識,在檢測過程中保證質量與數據的準確性、科學性。

  “寬進嚴出”與按星評級

  在與國外檢測機構對接中,王巍介紹,比如像美國認證機構對國內檢測機構做評審,考察國內檢測機構的檢測業務,一般采取采信原則,即你提供的資料,包括設備、資質,業務能力,我都相信,但在今後的合作過程中不能讓我發現任何一點你欺騙我的行為,這也包括設備在今後的維護、保養中是否能夠達到鑒定範圍內,一旦發生欺騙行為,之後所有業務都將終止與你的合作。

  “這正如國外企業生產假冒偽劣產品一樣,懲罰力度是空前嚴厲的,這樣的違法成本使得企業對製造假冒偽劣產品望而卻步。”王巍表示,也正是這種“寬進嚴出”的過程,使得國內檢測機構與國外機構對接中絲毫不敢有半點欺瞞,而國外的檢測機構鑒於本國的這種管理製度,也沒有出現不經檢測而出具檢測報告的,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樣的成本太高。

  此外,喬亞玲認為,檢測機構的成長一定要經曆一個從生長到成熟的過程,而如今的檢測報告並未將檢測機構的真實水平反映出來,也就是報告的含金量不同。這也是如何考核如今4000多家檢測機構的問題。

  因此,喬亞玲提議,檢測行業可以借鑒酒店星級評定製度的模式,對檢測機構采取評星,而評星的依據可以從企業對機構的認可度,工程對機構的認可度,以及機構的人員素質、成立時間長短和管理的嚴謹性等多方麵來考核。

  而對於剛申請下來的機構,通過審查給予一星,要申請二星或者三星,應該逐級設置門檻。這樣一來,企業、消費者以及不同的工程項目可按照自己的要求選擇不同星級機構,這樣做是為了更好地接受社會監督,而高品質的檢測機構必然會為了自己的長久生存做好每個細節的服務。而對於檢測機構來說則會根據相應的星級規定不斷提高各機構自身的硬件條件、人才素質、管理水平,打造高品質的公正的名副其實的檢測機構。